湖北麻将怎么打

首頁>委員建言

把繼續攻堅和防止返貧擺在同等重要的位置——全國政協“鞏固脫貧成果,減少和防止脫貧后返貧”雙周協商座談會發言摘登

2019-07-31來源:人民政協報
A- A+

全國政協副主席楊傳堂主題發言

2020年如期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是黨對全國人民作出的莊嚴承諾。打贏脫貧攻堅戰,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從全局高度作出的重大戰略決策部署。在黨中央的堅強領導下,廣大干部群眾苦干實干,社會各界鼎力支持,凝心聚力推進脫貧攻堅工作,力度之大、規模之廣、影響之深前所未有,取得了決定性進展。

全國政協一直高度關注脫貧攻堅工作進展和成效。十三屆全國政協以來,汪洋主席謀劃部署相關工作,提出了具體要求。最近,我和辜勝阻副主席分別率農業和農村委員會的委員們就這一問題開展了調研。

我在調研中對“減少和防止脫貧后返貧”有了一些新的、更加深刻的認識,也做了一些思考,下面講幾點建議:

一是鞏固脫貧攻堅成果要和加強黨的建設有機結合。要結合“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繼續把扶貧開發作為重大政治任務抓緊抓實。要進一步加強村“兩委”班子建設,發揮好村級黨組織在脫貧攻堅中的戰斗堡壘作用。要充分發揮第一書記、駐村工作隊、大學生村官的幫扶作用,確保他們用心用情用力做好幫扶工作。要加強扶貧領域作風建設,促進責任落實。

二是鞏固脫貧攻堅成果要和生態保護有機結合。要立足地方實際,保護綠水青山,培育良好的生態環境,營造良好的發展環境。要始終把“轉方式、調結構”擺到更加突出的位置,努力拓寬貧困群眾增收渠道。要推廣浙江省“千村示范、萬村整治”工程經驗,扎實推進農村人居環境整治工作。

三是鞏固脫貧攻堅成果要和農村改革創新有機結合。鞏固和完善農村基本經營制度,推進有序的土地流轉,發展適度規模經營,積極探索農村集體經濟的有效實現形式。鞏固脫貧攻堅成果,關鍵是培育可持續增收的支柱產業。繼續開展消費扶貧,推動貧困地區產品和服務融入全國大市場。用好產業扶持基金,多措并舉拓寬農民增收渠道。

四是鞏固脫貧攻堅成果要和改善民生有機結合。回應群眾最關心最直接最現實的利益問題,組織實施好民生工程,用心促進改革發展成果更好更多更公平地惠及人民群眾。穩步推進義務教育、就業服務、基本養老、基本醫療衛生、住房保障等基本公共服務全覆蓋。

五是鞏固脫貧攻堅成果要和改善發展環境有機結合。將改善鄉村公共基礎設施擺在優先位置,加快推進鄉村集鎮交通、水利、電力、通信、上下水等基礎設施和學校、衛生室、文化站等公共服務設施的配套建設以及環境整治工作,實現脫貧地區公共服務設施從“有”到“好”的轉變。

六是鞏固脫貧攻堅成果要和建立長效機制有機結合。研究我國脫貧方向和模式發生的重大調整,將治理貧困的機制從脫貧為主轉向防貧、致富為主。繼續堅持專項扶貧、行業扶貧、社會扶貧等多方力量、多種舉措有機結合和互為支撐,構建“三位一體”的大扶貧格局,并使之常態化、法制化,打牢脫貧攻堅的“防滑鏈”。

越是勝利在望,越要保有一鼓作氣、攻城拔寨的毅力和決心。我將和政協的同志們一起繼續努力,在打贏脫貧攻堅戰、鞏固脫貧成果、接續鄉村振興戰略等方面認真履行好人民政協的職責。

全國政協副主席辜勝阻發言

近兩年,我就鞏固脫貧成果及邊境地區開放發展先后帶隊到云南德宏、西雙版納,廣西北海、東興、憑祥等地調研。通過調查發現,鞏固脫貧成果有兩個最難啃的“硬骨頭”:一個是因病致貧、因病返貧,另一個是沿邊地區穩定脫貧問題。

沿邊地區是我國深化與周邊國家和地區合作的重要平臺,也是確保邊境和國土安全的重要屏障。但沿邊地區往往具有“老少邊窮”特征。具有重要戰略地位的沿邊貧困地區,不可能組織大量勞動力外出務工就業,也不可能簡單實施易地扶貧搬遷。從根本上解決沿邊地區貧困及返貧問題,最重要的任務是把人口穩定在邊疆,大力發展特色優勢產業,讓老百姓有養家糊口、安身立命的“飯碗”,增強內生脫貧能力與動力,最終實現興邊富民、穩固邊疆。對于這些地區的脫貧問題,我們通過調查研究認為可以采取五個措施。

第一,利用邊貿發展加工產業,從“通道經濟”邁向“口岸經濟”。目前云南、廣西的邊民互市貿易發展得非常好,邊民每人每日有8000元免征進口關稅和進口環節稅的互市進口額度。要通過加工產業把進口商品的附加值留下來,不讓互市貿易商品“穿城而過”,形成口岸經濟帶,促進邊民就業增收。

第二,引導產業向沿邊地區轉移,以龍頭企業帶動沿邊城市工業化步伐。西南沿邊地區有承接產業轉移的資源與區位優勢。我曾到瑞麗銀翔摩托產業園調研。該企業雇傭近80%的緬甸籍工人,降低了用工成本,又開拓了緬甸市場,并借助孟中印緬經濟走廊將摩托車銷往印度等國家。沿邊地區要吸引更多轉移產業集聚。

第三,推進沿邊地區工業園區建設,用好兩種資源和兩個市場優勢。我國過去在沿邊口岸地區建有一些跨境經濟合作區,當前需推動這一模式升級。建議在邊境兩側同時開展合作——一邊在廣西和云南建境內工業園區,另一邊在越南和緬甸建境外經貿合作區,充分利用國內供應鏈和產業鏈的比較優勢,同時利用好越南和緬甸資源豐富與勞動力成本低的紅利。民營企業華立集團在廣西東興邊境投資開發一個產業園區,充分利用了兩個市場、兩個資源,積極融入“一帶一路”東盟大通道建設。

第四,利用沿邊地區旅游資源優勢發展跨境旅游。廣西和云南是我國少數民族聚居的主要地區,民族風情絢爛多姿、文化積淀深厚、旅游資源豐富,發展跨境旅游的潛力巨大。目前廣西中越德天-板約瀑布跨境旅游發展效益不錯。

第五,因地制宜,發展高附加值的特色農業。云南德宏規劃了附加值較高的十大產業作為特色產業,廣西制定了特色產業目錄和認定標準,遴選出78個特色產業,這都有助于實現脫貧攻堅目標與當地農業資源優勢相匹配。

全國政協常委、農業和農村委員會主任羅志軍:調研視察和網絡議政情況綜述及建議

農業和農村委員會自去年新組建以來,一直把“打贏脫貧攻堅戰”作為委員會履職的重點。為開好這次雙周協商座談會,委員會組織了3個批次的調研視察,楊傳堂、辜勝阻副主席分別率隊赴甘肅、云南開展專題調研,并首次組織黨外委員赴青海開展專題視察。

通過調研視察了解到,目前各級黨委政府和全社會按照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盡銳出戰、精準施策、真抓實干,脫貧攻堅取得決定性進展、歷史性成就,為確保2020年脫貧攻堅目標如期完成奠定扎實基礎。但也應該清醒地認識到,2020年消除絕對貧困后,相對貧困仍將長期存在。提高脫貧質量,鞏固脫貧成果,減少和防止脫貧后返貧任重道遠,應當成為各級黨委、政府和全社會認真研究思考的問題。

目前精準脫貧工作還存在以下突出問題:一是貧困地區產業發展水平低,尤其缺乏長效扶貧產業。二是貧困地區水電路氣網等基礎設施短板仍較為突出。三是易地搬遷群眾后續產業扶持、轉移就業等方面仍需著力。四是一些貧困群眾內生動力不足。

在減少和防止脫貧后返貧方面,委員們比較關注以下問題:一是脫貧攻堅相關政策的延續性,二是脫貧成果成色的真實性,三是對貧困人口脫貧后的持續幫扶不能放松。為此,委員們建議:

一是深化對鞏固脫貧成果,減少和防止脫貧后返貧重要性的認識。

二是采取有力措施,積極構建鞏固脫貧成果的長效機制。認真貫徹落實中央“摘帽不摘政策”的要求,確保產業扶貧、就業扶貧、易地搬遷后續幫扶等政策和扶貧模式的穩定性和連續性。妥善處理好政府與市場、輸血與造血的關系。加強對產業扶貧的統籌規劃。有針對性地開展好農村勞動力實用技能培訓。及時組織對脫貧戶開展“回頭看”,建立貧困人口、邊緣人口預警監測機制。

三是以“兩不愁三保障”突出問題為著力點,進一步解決好鞏固脫貧成果的短板。

四是把扶貧和扶志、扶智相結合,鞏固提升貧困人口脫貧的內生動力。

五是做好鞏固脫貧成果與鄉村振興有機銜接。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勞動和社會保障科學研究院副院長莫榮:把穩定就業作為鞏固脫貧成果的主要措施

我今年6月參加了全國政協農業和農村委員會組織到甘肅省臨夏州的調研,后又到天水市、定西市進行補充調研,結合此前做過的就業扶貧調研成果反復思考,建議把“穩定就業”作為今后扶貧工作的主要支點,作為鞏固脫貧成果防止和減少脫貧后返貧的主要措施,全力以赴抓緊抓好。為此,建議:

一、堅定不移推動貧困地區農村勞動力有組織外出務工就業。扶貧性勞務輸出一定要強調“有組織”,做好有組織勞務輸出,需要深入基層村社和農戶,開展“送政策、送信息、送技能、送崗位”的“四送”活動,把人社部門各項政策和培訓計劃、崗位需求等信息送到群眾家門口,同時不斷開拓勞務輸出資源,不斷擴大貧困勞動力外出務工的規模。

二、把扶貧車間培育成為產業和就業扶貧的企業。調研中,發現一些扶貧車間正在買地建廠向扶貧企業轉變,扶貧企業正在布局形成產業鏈,值得高度重視并應該給予政策支持。同時,針對大量農民工返鄉創業的情況,支持農民工返鄉創業園建設,推動創業帶動就業。

三、通過“公司+農戶”等模式促進農業產業扶貧。從長遠看,農業產業扶貧的關鍵是穩定增收,穩定增收的關鍵在農業產業的組織化,解決大產業支撐帶動的產業發展的格局,提高農業抗風險的能力。

四、加強貧困勞動力的職業教育培訓。堅持扶貧與扶智相結合,讓貧困家庭孩子接受教育,讓貧困勞動力接受職業技能培訓。大規模開展就業技能培訓和農村實用技能培訓,努力把農民培養成為產業工人、店主老板,推動勞動力從苦力型向技能型轉變,從短期性就業向穩定性就業轉變。

五、采取公益性崗位就業兜底措施。無論采取任何措施,總會有一部分貧困勞動力難以實現穩定就業脫貧。采取的辦法除了提供社會保障兜底,避免陷入“福利陷阱”之外,就是多創造公益性就業崗位,采取開發式扶貧方式。

全國政協委員,國家食品安全風險評估中心主任盧江:鞏固健康扶貧成果防止因病致貧返貧

疾病是農村人口主要致貧返貧原因之一。因此,健康扶貧既要著力消除已經發生的因病致貧的存量,更要建立完善長效機制,防控因病致貧返貧增量。

近年來,國家衛生健康部門圍繞“基本醫療有保障”的目標標準,重點在消除因病致貧的存量和防控因病致貧返貧的增量兩個方面精準施策、統籌推進。經過幾年脫貧攻堅,貧困地區醫療衛生機構服務條件明顯改善,服務能力明顯提升,貧困群眾大部分疾病都能在縣域范圍內得到及時救治,醫療費用負擔大幅減輕。但是,根據中央堅持現行脫貧標準要求,實現貧困地區“基本醫療有保障”依然存在突出問題。一是少數地區缺機構缺醫生。二是部分機構房屋設備等基礎設施未達標。為此,建議:

一、國家建立健康扶貧長效機制。一是建立貧困地區健康危險因素防控機制。二是探索建立因病致貧返貧預警機制。三是建立有效評估機制,推動健康扶貧各項制度、舉措落地落實。

二、進一步加強貧困地區醫療服務體系能力建設。一是把符合條件的未達標縣醫院全部納入全民健康保障工程支持范圍,同時在“十四五”規劃中,中央預算內資金繼續支持貧困縣鄉鎮衛生院、村衛生室標準化建設和設備設施建設,兜牢貧困人口看病就醫網底。二是加強人才培養力度,繼續深化對口幫扶工作,采取“組團式”支援,加強針對當地疾病譜的臨床專科建設。三是加快推動醫療資源下沉。依托醫聯體、醫共體建設,發展分級診療模式和遠程醫療項目,用信息化手段解決優質醫療資源向基層延伸的問題。

三、全面建立貧困人口制度化的分類救治和保障機制。2019年,大病專項救治病種已增加到25種。對患有高血壓、糖尿病、肺結核、嚴重精神障礙等疾病的貧困人口,要進行重點管理,做好隨訪評估、健康管理、適時轉診等工作。廣泛動員和發揮社會資本作用,加大多元化保障投入和支撐,確保健康扶貧取得實效。

全國政協常委,中國農業銀行董事長周慕冰:發揮金融功能鞏固脫貧成效

近年來,農業銀行在脫貧攻堅以及鞏固脫貧成果方面切實履行責任。一是加大貧困地區貸款投放。二是創新扶貧產品和服務模式。三是延伸服務網絡。四是實施貸款利率優惠。五是通過捐贈、公益等方式扶貧。

開展金融扶貧的實踐,使我們加深了對鞏固脫貧成果、防止脫貧后返貧工作的認識:

一要始終堅持黨的領導。我們將認真貫徹黨中央脫貧攻堅決策部署,對于已經脫貧的地區和農戶,保持幫扶政策不變、金融扶持力度不減。

二要把金融扶貧與推動產業發展結合起來。總體上,貧困地區特別是深度貧困地區,產業基礎普遍薄弱,缺資金、缺人才、缺配套的問題十分突出。我們將繼續抓住產業扶貧這個重點,發揮國有商業銀行優勢,加強與相關部委、地方政府合作,通過設立產業基金、扶貧貸款風險補償基金等方式,吸引更多社會資金參與,促進貧困地區產業振興。

三要把金融扶貧與鄉村振興結合起來。相關部門在規范地方政府債務管理的同時,可適度增加貧困地區政府專項債,適當降低脫貧攻堅PPP項目入庫門檻,打通金融資金進入通道。

四要把金融扶貧與深化互聯網金融運用結合起來。我們將進一步加大互聯網金融運用,力爭將面向農戶的“惠農e貸”打造成有影響力的品牌。

五要將金融扶貧與完善基層治理結合起來。近年來農業銀行開展了基層黨組織書記和農村基層帶頭人培訓,在部分地區與村“兩委”試點開展信用村、信用戶創建,使金融成為貧困地區推進基層治理、鞏固基層政權、促進經濟發展、維護社會穩定的重要力量,

建議:一、出臺針對金融扶貧的定向降準政策。二、對深度貧困地區貸款實行特殊費用補貼政策。

全國政協常委,江西省政協副主席謝茹:鞏固脫貧成果,精神脫貧至關重要

黨的十八大以來,脫貧攻堅成效顯著。然而,一些貧困群眾“等靠要”“干部干、群眾看”等精神貧困現象仍不同程度存在。對此,必須堅持物質脫貧與精神脫貧并舉并重,扶貧與扶志、扶智、扶德統一,著力提高貧困群眾自我發展能力和脫貧致富內生動力。

一、堅持扶志為先,促進觀念轉變,解決“不想干”“不愿干”問題。建議強化黨恩教育,結合“脫貧光榮戶”評選,營造脫貧光榮、脫貧感恩的濃厚氛圍;構建福利依賴制約機制,減少簡單發錢發物式的幫扶;注重入戶做精神激勵和思想引導工作,轉變一些貧困戶“日子過不下去時,有政府兜底”的心態,樹立以奮斗創造幸福生活的脫貧之志。

二、堅持扶智為本,增強脫貧動能,解決“不會干”問題。建議重點落實好貧困家庭子女就學資助政策,推行學校校長和屬地鄉鎮雙負責制,狠抓“控輟保學”,建立貧困家庭高校畢業生就業動態服務機制;注重發揮產業大戶致富帶頭人的引領幫帶作用,讓廣大貧困戶求技有路、求學有方、致富脫貧有師傅。

三、堅持扶德為重,治理不良習俗,解決“不去干”問題。建議強化村民自治,通過群眾的互幫互助、互督互促,讓群眾做群眾工作;探索建立依法治懶、法治扶貧模式,對因懶致貧、因賭致貧、因子女不贍養老人致貧等情況加大教育懲戒力度;發揮好基層黨組織的戰斗堡壘作用,大力倡導鄉村文明新風,著力推動形成向上向善的良好社會氛圍。

全國政協委員,廣西壯族自治區農業科學院副院長陳彩虹:科技助推特色產業發展 “造血”穩定脫貧防返貧

要防止脫貧返貧,除了完善政策兜底救助保障機制外,更需要提升貧困人群自身“造血”功能,發展適合當地的特色產業。對此,提幾點建議:

一、立足當地區位優勢和資源稟賦發展特色扶貧產業。廣西制定了《全區有扶貧任務縣(市、區)特色產業目錄和認定標準》,遴選出78個產業,因地制宜、因村施策發展特色產業,并在政策、資金層面予以支持。實踐證明,堅持走特色產業發展之路,貧困地區脫貧不返貧的前景可期。

二、充分依靠科技發展特色扶貧產業。鼓勵農業科技人員常態化帶項目、帶技術到貧困地區指導產業發展,激發貧困群眾致富動力,這是一個值得推廣的辦法。

三、逐步提升特色產業的產業化程度。加快培育專業大戶、農民合作社等新型農業經營主體,進而帶動貧困戶科學種養;創新多種有效的利益聯結機制,推進貧困群體與經營主體有效對接;推進“互聯網+”扶貧,積極培育電商市場,充分釋放農村電子商務的巨大潛力;把特色扶貧產業發展與鄉村振興有機銜接,讓貧困農民實現從脫貧到致富的跨越。

全國政協委員,原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副主席周延禮:農業保險助力打贏脫貧攻堅戰

近年來,保險業按照中央的要求持續推進農業保險助力脫貧攻堅,取得了良好成效。

一是保險覆蓋面擴大,現在保險承保的自然災害的風險基本上全覆蓋,承保的農作物品種超過220種,對三大糧食作物的覆蓋面達到65%,參保的農戶已達1.95億戶次。

二是保障水平不斷提高。目前,保險賠款已成為災后重建的重要資金來源,近三年全國累計賠款423.2億元,在防范因災、因病、因事故返貧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

三是服務能力不斷增強。基層服務人員已超過50萬人,基本覆蓋所有縣級行政區域、95%以上的鄉鎮和50%左右的行政村,在金融服務“三農”領域處于領先地位。

當前,農業保險存在保障水平偏低、保險品類不夠豐富,基礎設施建設有待完善等問題。下一步要立足完善金融支農惠農體系,優化農業保險運作機制,進一步提升農戶抵御風險能力,降低因災、因病、因意外返貧的概率,堵住再次貧困的窟窿。為此建議:

一是加強引導,特別是在解決直接物化成本方面,大災保險要加大力度。

二是通過農業保險的增信功能,助力緩解農戶貸款問題。推廣保險與病死畜禽無害化處理聯動機制,發揮農業保險在防疫衛生方面的作用。

三是進一步推進財政補貼基本險、商業險和附加險等業務協同發展。

四是加強農業保險基礎設施建設,推進保險信息與財政、農業農村、林業草原等部門數據共享,加強農業基礎數據、災害風險數據、業務經營數據積累。

全國政協委員,河北省邢臺市委副書記宋華英:打好防止返貧和防貧的持久戰

打贏了解決絕對貧困的攻堅戰,下一步要考慮的是如何打好防止返貧和防貧的持久戰。從調研和實際工作中可以看到,導致貧困和返貧的原因主要有三大類:勞動力技能缺失;因病、因意外傷害,勞動力喪失;因參與產業扶貧的項目在發展過程中受市場或其他原因影響,收益喪失或降低,家庭收入墜入貧困線以下。應當說,建檔立卡貧困戶已全部納入我們日常監管幫扶的范圍內,出現意外情況我們能夠第一時間發現并處置。當前,早發現、早處置,是防貧和減少返貧的重要保障。為此,建議:

一、合理確定監測范圍。根據各地區經濟發展水平不同,將家庭人均年純收入高于建檔立卡貧困線1.5——2倍的農戶,作為“邊緣戶”納入常規監測范圍。

二、建立縣鄉村三級預警機制。村級設立預警員,預警員可由村“兩委”干部、駐村工作隊員兼任,定期走訪入戶,遇到偶發事件及時上報;鄉鎮設立工作站,安排專職人員對預警員上報的信息進行初審,經現場核查通過后上報;縣級設立防貧預警指揮中心,由衛健、醫保、住建、民政等部門會商,指揮中心對鄉上報的信息進行最終核定和資格認定,認定后納入應急救助范圍,并報市級扶貧部門備案。

三、啟動應急救助機制。根據可能致貧的不同原因,啟動應急救助機制進行處置,有效降低致貧風險。對于因病致貧的,及時啟動大病救助、商業補充保險賠付等機制,將醫療費用的自付部分降到其可承受的范圍內;對于因意外事件或自然災害致貧的,啟動民政臨時救助、社會募捐等工作,將災害損失降到最低;對于因非義務教育階段就學可能致貧的,及時開辟無息助學貸款、福彩助學金、大學生勵志成才計劃等入學“綠色通道”,盡可能減輕因就學對家庭造成的經濟負擔。以此類推,建立起一道防止相對“邊緣戶”陷入窘境的制度網,織牢織密打好持久戰的第一道防線。

全國政協委員,嘉鴻集團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葉建明:在貧困地區建立社區工廠 推動產業發展實現永久脫貧

鞏固脫貧成果,重點在于推動地方產業發展。只有產業發展起來了,貧困群眾通過就業有了固定收入,才能真正永久摘掉“貧困帽子”。

從2015年開始,我在陜西秦巴山區的安康市平利縣,啟動了手套加工項目,幫助當地從大山上搬下來的農民解決就業和脫貧問題。我做的是社區工廠,在每個鎮上設立一個車間,每個車間人數50到100多不等,方便鎮上的群眾就近上班。公司招收的多數是女性,根據孩子上學放學時間采取彈性工時制度,既安置了當地閑置勞動力,令貧困家庭獲得固定收入,也解決了照顧老人孩子的家庭和社會問題。對于建設社區工廠,我有幾點體會和建議:

一、推動貧困地區產業發展,可以充分利用香港傳統的營商優勢。“三來一補”(來料加工、來料裝配、來樣加工和補償貿易)等為沿海地區發展贏得第一桶金的經濟模式,完全可以向西部貧困地區轉移。

二、貧困地區需務實發展,不可好高騖遠。如果能引進海外高科技、高附加值企業是好事,但當地應根據投資環境、人才儲備等條件務實地招商引資、發展產業,實現貧困人口就業并穩定脫貧。

三、注重培養社區工廠的管理技術人才。當地有了管理、技術和人品靠得住的人員,可以解除企業投資貧困地區的后顧之憂。

四、社區工廠建設需要政策支持。政府在廠房、員工培訓等方面給予的政策支持,可使企業增強競爭力,實現可持續發展,堅定扎根貧困地區的決心。

全國政協常委,水利部原副部長蔡其華:關于防止因水返貧的思考和建議

防止因水返貧,必須破解水利基礎設施補短板和全面解決貧困人口飲水安全兩大難題。為此提出兩點建議。

一、“滴灌”補短板,精準強基礎,防止因水返貧。

一是對貧困地區加大年度中央水利投入力度。水利補短板項目,中央和地方投資都存在一定缺口。建議國家發改委、財政部增加年度中央財政水利投資規模,保障災后水利薄弱環節建設等項目投資需求;適當提高貧困地區中央財政投資補助比例,減輕地方籌資壓力;出臺相關政策,明確要求各地加大對水利建設的財政投入,并將水利作為地方政府債券支持的重點內容。

二是對國家172項重大水利工程以外的貧困地區防災提升改造重點水利項目予以支持。建議國家發改委對此類需求迫切、條件具備的地方重點項目,參照重大水利工程投資補助政策予以支持,加快推動項目審批和開工建設。

三是對貧困地區農村水系綜合整治工程建設加大支持力度。

二、壓實政府主體責任,堅持改革、建設和保護并舉,確保全面解決貧困人口飲水安全問題。推進農村供水工程建設;推進大中型灌區改造升級;推進農業水價綜合改革;加強農村水源保護;穩定資金投入渠道。加快推進農村供水立法工作。

甘肅省東鄉族自治縣委書記馬秀蘭:一手抓脫貧攻堅一手抓鞏固提高

東鄉縣今年一手抓貧困人口的脫貧,一手抓已脫貧人口的鞏固提高,基本上要解決“兩不愁三保障”問題,明年查漏補缺實現整縣脫貧摘帽,在鞏固成果方面主要有以下幾個做法:

一是建立鞏固提升監測機制。制定鞏固提升幫扶計劃,經常性入戶,每季度進行分析、研判,列出預警清單,針對性地解決問題。

二是著力推動產業提質增效。引進龍頭企業發展合作社,完善利益聯結機制,幫助貧困戶增加收入。

三是加大社會綜合保障力度。繼續落實已脫貧人口教育、醫療等保障政策,對因病、因災、因突發事件等存在返貧風險的家庭,通過兜底保障、臨時救助等措施,及時解決出現的問題。

在鞏固脫貧成果、防止返貧方面存在的主要風險點:

一是由于部分群眾居住極度分散,全縣家校距離在3公里以上的適齡兒童有7773名,最遠的距離8公里,通過借讀、寄宿、陪讀等多種方式,努力解決這些適齡兒童的上學難問題,但由于部分學生寄宿或家長陪讀有困難,鞏固成果難度大,極易隨時產生新的輟學。

二是邊緣戶的問題愈加突出,偏遠山區未搬遷貧困戶返貧風險極大。全縣25戶以下的364個自然村(社)和25戶以上村社中居住極度分散的剩余未搬遷群眾有7769戶,有的社只剩三五戶,這些群眾居住區域生態環境脆弱,基礎設施、公共服務建設和運營成本高,后續鞏固脫貧成果和實現長遠發展的難度很大。

部委情況介紹及現場回應

國務院扶貧辦主任劉永富:

在黨中央、國務院的堅強領導下,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統籌協調、督促推進,各地各部門認真貫徹落實中央脫貧攻堅決策部署,扎實推進各項政策舉措落實落地。經過共同努力,脫貧攻堅取得重大決定性成就。

同時,脫貧攻堅仍然存在一些困難和問題,大體分三類:直接影響完成脫貧攻堅目標任務的問題、工作中需要進一步改進的問題、需要長期逐步解決的問題。

下一步工作中,我們將一手抓盡銳出戰、攻堅克難,確保深度貧困地區不拖后腿,“兩不愁三保障”不留死角;一手抓鞏固成果、防止返貧,努力提高脫貧質量,提升可持續減貧能力。

一是嚴把貧困退出關。堅持聚焦“兩不愁三保障”標準不動搖,既不降低也不拔高。嚴格執行貧困人口和貧困縣退出標準和程序,確保脫真貧、真脫貧。

二是穩定脫貧攻堅政策。切實做到貧困縣黨政正職保持穩定,摘帽不摘責任;脫貧攻堅主要政策繼續執行,摘帽不摘政策;扶貧工作隊不撤,摘帽不摘幫扶;把防止返貧放在重要位置,摘帽不摘監管。

三是建立穩定增收長效機制。深入實施“五個一批”工程,對貧困人口強勞力全勞力、弱勞力半勞力、沒有勞動能力的老人和病人分類施策。加強對易地搬遷貧困群眾的后續幫扶,努力做到搬得出、穩得住、逐步致富。大力實施消費扶貧,解決貧困地區農產品“賣難問題”。

四是開展脫貧人口“回頭看”。組織各地全面排查脫貧人口“兩不愁三保障”實現情況和脫貧不實等突出問題,按照缺什么補什么的原則,補齊短板。對脫貧后由于自然災害、意外事故等原因造成生活困難返貧的群眾,及時納入幫扶。

五是加強扶貧與扶志扶智結合。加強教育引導,讓貧困群眾心熱起來、行動起來。加強職業技能培訓,增強貧困群眾干事創業本領。改進幫扶方式,扶貧措施與貧困群眾參與相聯系。加強貧困地區基層黨組織建設,培育致富帶頭人,提升帶貧能力。發揮村規民約和村民自治組織作用,引導貧困群眾形成健康文明生活方式,讓脫貧具有可持續的內生動力。

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副主任羅文:

關于葉建明委員談到的鞏固脫貧成果,繼續做好貧困地區產業扶持方面的問題,發改委主要開展了兩方面的工作:一是支持創建農村產業融合發展示范園。會同農業農村部等在全國范圍內開展國家農村產業融合發展示范園創建工作,明確要求向貧困縣傾斜。今年3月評選公布的110個示范園中,有30個位于貧困縣。二是支持貧困地區發展旅游產業。今年,發改委增補了700個“三區三州”旅游基礎設施項目進入儲備庫,安排中央預算內投資給予全額補助。近期,還將研究出臺“三區三州”等深度貧困地區旅游基礎設施改造升級行動計劃。下一步將進一步加大對貧困地區農村一二三產融合發展、旅游等的傾斜支持力度。

關于蔡其華常委提出的對貧困地區172項工程以外的重點水利項目予以支持的建議,發改委已會同水利部提出了今年的重點項目清單及下一步工作總體考慮,對于未列入國家172項重大水利工程范圍的項目,將繼續有重點地支持部分具備條件的工程加快建設,積極研究納入“十四五”規劃。

關于馬秀蘭同志談到的居住在偏遠深山區的邊緣貧困戶下一步怎么辦的問題,發改委當前的工作重心是全力推動各地高質量完成“十三五”易地扶貧搬遷規劃建設任務,做好搬遷貧困群眾后續扶持工作。對于仍生活在偏遠山區、確需搬遷的邊緣貧困戶、非建檔立卡戶,待“十三五”易地扶貧搬遷工作任務結束后,再會同有關部門結合“十四五”規劃前期工作認真研究宜居搬遷工程。

財政部副部長程麗華:

關于葉建明委員談到的貧困地區產業發展問題,各地財政部門都出臺了一些優惠政策,支持東部地區的產業向中西部地區轉移。在減稅降費方面也有一些政策,讓企業有實實在在的獲得感。

關于蔡其華常委提出的水利方面的問題,財政部下一步將會同發改委、水利部認真研究推動,重點做好以下幾方面的工作:一是繼續加大水利發展資金投入,重點向貧困地區傾斜,優先支持補齊貧困地區水利設施短板。二是將農村飲水安全工程維修養護納入水利發展資金支持范圍。三是立足現有資金渠道,支持中型灌區改造升級和農業水價綜合改革。四是研究關于貧困地區農村水系綜合整治工程建設的相關政策。此外,重大水利工程等公益性資本支出一直是地方政府債券資金支持的重點,中辦、國辦已經印發了相關文件,鼓勵地方政府用這部分資金加大對水利工程建設的投入。

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副部長張義全:

人社部門這些年重點圍繞就業扶貧、社保扶貧、技能扶貧、人才人事扶貧四個方面開展脫貧攻堅工作。

在就業扶貧方面,現在主要形成了發展扶貧車間吸納、支持返鄉創業帶動、開展有組織勞務輸出、開發公益性崗位安置的促進貧困勞動力增收的四條渠道。在社保扶貧方面,已基本實現了60周歲以上建檔立卡貧困人員基本養老保險待遇應發盡發。在技能扶貧方面,今年5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職業技能提升行動方案(2019—2021年)》,要求面向包括建檔立卡貧困勞動力在內的城鄉各類勞動者大規模開展職業技能培訓。在人才人事扶貧方面,制定傾斜激勵政策,進一步加大對深度貧困地區人才隊伍建設的支持力度,引導人才不斷向貧困地區流動,為貧困地區脫貧攻堅提供人才和智力支持。

農業農村部黨組成員吳宏耀:

關于陳彩虹委員提出的發展特色產業問題,今年8月份,農業農村部將聯合國務院扶貧辦召開全國產業扶貧工作推進會,對今明兩年產業扶貧工作進行部署。總的考慮,一是要突出特色。貧困地區具有發展特色產業的基礎,我們將引導貧困地區充分利用當地的氣候、物種資源等優勢,做強做優特色產業。二是要做好營銷。脫貧攻堅能不能鞏固成果,很關鍵的是要防止賣難,幫助農民把產品銷售出去。我們將繼續舉辦貧困地區農產品產銷對接活動,大力推進貧困地區農產品初加工、冷藏、保鮮、物流等設施建設。三是培育壯大帶貧新型經營主體。繼續在龍頭企業認定、農民合作社示范社創建、家庭農場政策扶持方面,向貧困地區特別是深度貧困地區傾斜。四是強化科技幫扶。對“三區三州”等深度貧困地區,我們已專門組建產業技術專家組,對每個縣的扶貧特色產業進行技術精準幫扶。同時,還將組織中國農業科學院為“三區三州”未脫貧深度貧困縣各安排一個產業技術專家服務團,開展產業扶貧技術服務。

北京師范大學中國扶貧研究院院長張琦:如何減少和防止脫貧后返貧

減少和防止脫貧后返貧,需做好兩個判斷:其一是對近幾年脫貧后又返貧情況進行分析評估和判斷,分析返貧原因和規律;其二是對2020年后是否可能存在脫貧后返貧的風險做出準確判斷,并制定相應的對策。基于以上兩個方面,通過分析和實際調研,提出如下意見:

第一,從目前全國返貧規模和分布來看,返貧規模總體不大,但區域和省際有差異。從東中西區域看,近幾年新增返貧人口主要來自于西部地區,占60%左右。

第二,從返貧原因看,因病返貧是最主要原因。如,2015年因病返貧占比48%;2016年占比為30%;2017年,因病返貧占36%。

第三,從返貧概率分析結論看,容易返貧的群體主要包括:家庭勞動力較少或撫養對象較多、發生大病、教育程度極低以及以務農為主的家戶。

第四,脫貧后人均收入3500-5000元的家庭,是返貧風險最大和返貧概率最高的群體。這部分群體收入結構中,轉移性收入所占比重較高,工資性收入比例較低。

因此,建議:

第一,2020年后能否留出2—3年的緩沖期或過渡期,重點是鞏固脫貧攻堅成果,以便對可能返貧的重點群體重點關注和解決。

第二,根據目前出現的返貧原因和重點群體,強化健康扶貧和“因病返貧”對策研究,對于老人兒童、教育薄弱地區和群體需要給予高度重視。

第三,加強重點區域和重點人群的能力提升,尤其是人均收入3500-5000元的脫貧戶,提高他們的經營性和工資性收入,逐步降低對政策的依賴性。

版權所有: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 京ICP備08100501號

網站主辦:全國政協辦公廳

技術支持:央視網

湖北麻将怎么打 重庆秒速时时彩规律 中超冠军 投资电影院能赚钱吗 辽宁快乐12选5走势图 中金心水论坛奇人透码 60彩票群 辽宁快乐12选5走势图表 海南飞鱼开奖给果 福彩3d开机号历史记录 竟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