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麻将怎么打

首頁>委員風采

王戀英:捍衛軍旗

2019-08-20來源:人民政協報
A- A+

◆王戀英簡介:

第十屆全國人大代表,第十二、十三屆全國政協委員,中央軍委訓練管理部軍事體育訓練中心副主任。先后奪得5次團體冠軍,5次個人世界冠軍,14次打破個人、團體及單項世界紀錄,被總參謀部授予“軍體楷模”稱號。
軍人運動員,也許比別人尤其懂得這種感受,“當你心里裝著軍隊、裝著國家,在任何時候都覺得強大。”

日常里不穿軍裝的王戀英,跟朋友在一起就是簡單的修身T恤和運動長褲,蹬上一雙運動鞋,頭發隨意在腦后扎個小高辮。沒有贅肉傍身,近50歲的人挺拔健美,身姿不遜色在街頭行走的運動潮人。

8月13日晚8點多,王戀英的朋友圈更新了:前額頭發里冒著汗珠,粉色運動衫浸染出深淺不一的汗漬,眼神和面部肌肉呈現出比平時更放松的狀態。這天工作結束后,王戀英特意去跑了個10公里、完成了50個俯臥撐。

35年的軍體運動生涯,給王戀英深植下一個理念:“任何時候,都需要好的體魄和體能狀態!”

尤其,10月18日,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即將在中國武漢舉行。作為全軍唯一的軍事體育訓練機構,王戀英所在的軍委訓練管理部軍事體育訓練中心,當前最緊迫的任務就是備戰軍運會。

中心辦公大樓門口的電子倒計時牌上,顯示距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開幕還有××天,即××××小時××分鐘××秒。數字隨著10月18日的臨近不斷遞減,也提醒著每一個人,捍衛軍旗之戰,仍將繼續。

意志——

時刻準備著

北京市豐臺區射擊場路12號大門前的公交站牌上,“八一射擊場站”的站名就有著獨特的軍事特色。2018年1月,中央軍委訓練管理部軍事體育訓練中心在此地組建成立。

這支全新的軍體隊伍如今包括八一射擊隊、八一籃球隊、八一排球(沙灘排球)隊、八一軍事五項隊、八一海軍五項隊、八一體操隊等20多個專業運動隊。目前,中心上下齊心備戰軍運會。

“武漢已經去過兩三次了,還要再去。”作為軍事體育訓練中心副主任,王戀英這次參加軍運會,不再以運動員、教練或隊長的身份,作為賽事管理工作者,她需要關注到所有參賽項目以及賽事背后的準備工作。

緊鑼密鼓的備戰氛圍,從踏入軍體中心的大門起,就直觀感受到了。

7月中旬上午9點多,烈日當空。

一個個穿著運動短褲、光著上身的小伙子正勻速奔跑在軍體中心的主道路上。他們的皮膚早已曬得黝黑,在汗水均勻覆蓋下異常閃亮。“跑大圈的,就是八一軍事五項隊。”循著軍體中心政治處宣傳干事王景所指,在極目可望的訓練場上,八一軍事五項隊女隊隊員們也正在進行蹲跳練習。這是她們開始500米障礙跑之前,要進行的熱身運動之一。

走近訓練場,跑道上的兩位女隊員已經就位,正等待教練李春梅發出指令。口含教練哨的李春梅是王戀英的師妹,也曾在這條跑道上,踏出過自己的青春印跡。

那是什么樣的印跡?

有一組數據可以釋放想象:八一軍事五項隊的金牌運動員到退役,至少要跑4萬多公里越野,在5米繩梯爬上跳下7000多次,在一尺高的低樁鐵絲網下匍匐鉆爬80多公里,投無柄手榴彈30多萬枚,在障礙泳道里游4000公里。

沒有節假日,日復一日地重復訓練,落在別人眼里不乏枯燥。與運動隊接觸久了,就會發現,一旦開始備賽,運動員們就需要一直準備著,每一天都在重復這一套。

當運動員時,王戀英也是每天必定在訓練場上,“一直練著,慢都沒事。可一旦停下來,就完全不是那回事了。”

選擇做運動員,必須選擇時刻準備著。這時刻準備,不僅僅是速度和節奏等方面的體能保持,更多是意志層面的自律和約束。

時刻準備著,就不能像同齡人那樣在外飽享口腹之欲,對入口的每一樣食品、飲料包括藥品,運動員們需要分外小心。

時刻準備著,意味著不論訓練、比賽還是回家,所有行蹤都要上報,以便在飛行檢查到來時,運動員本人能及時出現。

時刻準備著,就是女運動員也就不能貼面膜、化妝,防止一些添加劑經過皮膚滲透進入身體,影響到職業生涯。日常中,她們用到最多的“化妝品”,也就是紅藥水、止痛膏。

年輕時,王戀英也十分愛美,在街上看到花枝招展的女孩子,總忍不住多看兩眼。可羨慕歸羨慕,在軍體項目中,從沒有人把比賽當成比賽,“穿著軍裝,就是打仗!”

“無論是比賽還是訓練,都一直保持在戰場上打仗的精神狀態!”就像王戀英所說,這種時刻準備著的信念,也正是八一軍事五項隊自1980年2月成立以來,能十多次蟬聯世界冠軍的原因。同時,也是她自己成為軍體楷模的原因。

體力——

肉體與鋼筋水泥的較量

23歲,王戀英和隊友們本色出演了一部電視劇。這部以女子軍事五項隊組建為原型的《神圣的軍旗》,開場一個鏡頭令人深思:八一軍事五項隊隊長帶隊比完賽回國,看到單位大門上懸掛著“軍事五項集訓隊獲團體亞軍勝利歸國”的歡迎橫幅,當場質問:“兩軍打仗,第二也算勝利?!”

和戰爭一樣,競技體育也是零和博弈,無論從身體對抗、耐力比拼還是技術完成,勝者只有一個。

“體育的精神就是戰勝,戰勝了困難,就是成功。”作為軍人運動員,王戀英堅信,競技體育與軍人打仗有一定的互通性。盡管,競技體育是殘酷的。

以軍事五項為例,場地設置都是模擬戰場環境,接近人體生理極限,受傷幾率也是所有體育運動中最大的。“掉皮掉肉很正常,斷胳膊斷腿也是有的,崴腳就算是小傷啦。”王戀英形容這就是肉體和鋼筋水泥的接觸和較量。

采訪當天,訓練場上一位女運動員正一瘸一瘸地邊走邊嗬嗬哈氣:“每走一步都鉆心啊,腳底磨了個大泡……”可還沒等她說完,幾十米外忽然傳來一片驚呼,另一位女運動員在翻越障礙訓練時突然摔了下來。一陣忙亂后,受傷運動員用冰袋捂著胳膊肘,齜牙咧嘴地往門診去了。

教練李春梅不放心也跟了過去。一路上,她不斷嘮叨數落的樣子,好似一個陪孩子備考的媽媽。“這種情況哪兒敢經常有啊,那可就麻煩了。”“趕上疲勞了,注意力一不集中,就容易受傷。”……

幾天前,李春梅在訓練場的地樁網上,發現了一小截露頭的鐵絲,訓練時剛好把一個隊員的后背劃拉了一個長口子。再看到新鋪沙子里的小碎石塊,李春梅氣得把負責維修的廠家叫過來,沖著就是一頓嚷嚷:“這要是硌著、劃拉著的是你女兒,你心疼嗎?!”當場盯著他們把沙子重篩了一遍,給露頭的鐵絲加了一層軟管。這回,又趕上隊員在考核前拉傷了韌帶,怎么不急?

而聽說了有人受傷,王戀英的神情立馬嚴肅起來,連忙追問是誰。她擔任過八一軍事五項隊隊長,這批運動員中,有一些就是她任隊長時招進來的。

其中,9次奪得世界冠軍的王堂林的情況,王戀英就比較熟悉,“她提干了,成家了,孩子還那么小,再回來訓練,對個人其實是有一些風險的。”就因為“我要打軍運會”這一個理由,產后3個月,王堂林就歸隊了。要在生產完的幾個月里恢復體能,是個很痛苦的過程,個人要付出很大的代價。

而最近,教練李春梅正帶著女子隊在昆明進行高強度集訓,王堂林也在其中。

競技源于戰爭。軍事五項更是直接產生于軍隊。

1945年,二戰硝煙剛剛散去,在法國美麗的萊茵河畔,歐洲盟軍正在進行一場大規模演習。擔任空降任務的荷蘭傘兵著陸后迅速集結。他們全力奔跑,越過了彈坑、鐵絲網、壕溝、火力封鎖線,提槍射擊,一枚枚手榴彈投向了“敵人”。這一幕幕被年輕的法國上尉亨利·戴布魯斯看在眼里,他由此改編形成了一套陸軍訓練方法,取名為軍事五項。

從此以后,包含200米標準步槍射擊、500米障礙跑、50米實用游泳、投彈和8公里越野跑(女子為4公里越野跑)的軍事五項比賽,在不少國家中開展起來。

今天,現代戰爭形態早已發生深刻變化,信息科技含量高,近身搏斗少而遠程打擊多。那軍事體育訓練的現代意義又是什么?

“真正的較量,不是一兩秒的事,周期往往需要更長,憑借過人的體能和堅韌的意志,才能取得最終的勝利。”王戀英從正反兩方面快速作答:“否則光有先進武器裝備,沒有人去操作,也是打不了勝仗的。”

技巧——

體育是一門科學

技術和體能,好像兩個永不疲倦的賽跑運動員。

“技術動作完美了,力量就會顯得差一點。力量練好了,就會加快速度,而在加快速度過程中,可能會造成技術動作新的不合理。當技術動作再次調整后,力量又會不夠了……”

外人看起來一遍又一遍地重復訓練,其實是運動員技術和力量一次又一次地相互匹配,又是他們不斷認識自我、突破自我的探索和積累。

這種不斷而來的體悟、改進、提高,幫助王戀英盡量少地受到傷病影響,訓練持續時間比較長。運動生涯中,王戀英曾14次打破個人、團體及單項世界紀錄,是國際軍體理事會軍事五項世錦賽有史以來第一個實現個人“五連冠”的女運動員。

2000年,國際軍體理事會為王戀英做了一個驚人決定:將軍事五項女子個人流動獎杯“挑戰者杯”永久授予她。當今世界,她是唯一獲此殊榮的女軍人。

盡管今天,“搞體育的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偏見仍然存在,在不了解體育的人眼里,也普遍對體育訓練有著深深的誤解,“不就是考什么練什么嘛!”

“你每跑一步,都會有更科學更合理的動作去完成它。”經常去基層部隊做一些訓練指導的王戀英,一度針對這些偏見和誤解,加強對體育科學理念的普及。

相比較體能項目,王戀英自己的強項也是在技術項目上,這方面的琢磨以前就有不少。

訓練50米實用游泳,王戀英通過2米高的愛爾蘭高板,能像男隊員那樣用雙立臂上翻過障礙。過50公分高的水中平臺,一般運動員都是手腳并用爬上去再跳過去。本身就是練游泳的她,水性好過一般運動員,她獨創了一項雙立臂上平臺的經典技術動作,一下子就提高了越障速度。

“通過時,先依靠水中的下半身朝上起推力,左手抓臺,右手再上,就能夠不停頓地通過水障平臺。”這么一來,王戀英的越障速度可縮短0.3-0.5秒。按照1秒等于24分的比賽規則,她的比賽分數能夠領先7分到12分。

解決技術障礙,有更科學的技術動作可以實現。同時,體育運動的保障手段也越來越科學了。現在不僅有專門的科研人員實時對運動員的生理、生化狀態進行監控,醫療人員也會針對運動員個人情況進行調整。

“手段方法都比我們那時候先進多了!”王戀英現在作為中心副主任,管理的就是這一塊。對比體育訓練和行政工作的區別,王戀英覺得那是不一樣的兩股勁,“好在研究的是自己熟悉的領域,也沒問題。”

有意思的是,在本職工作和政協工作之間,王戀英無師自通地找到了共通點,開始了“移花接木”。

前不久,圍繞軍事體育訓練的實施情況,王戀英帶隊在基層部隊進行調研。一改過去走完看完,結束時開個會、寫個報告上交的做法,調研的每一晚,王戀英有意識和同志們坐在一起交流。就這么邊走邊匯總,邊匯總邊研究,等到幾天的調研結束時,所有人的頭腦里對主題都有了比較清晰的框架。就連剛開始有壓力的工作人員也從中嘗到了好方法的甜頭,報告完成得更輕松了。

這方法,是王戀英向全國政協“借”來的。

今年5月,王戀英隨全國政協教科衛體委員會調研組在江蘇調研時,留意到,帶隊的全國政協副主席每晚都和委員一起,就白天的調研交流看法、收集經驗,交流的形式輕松,調研的收獲卻很大。

這要擱在過去,王戀英或許會對這種商量來商量去的方式有一些看法,覺得不夠干脆。隨著年齡和閱歷的增加,王戀英現在逐漸體會出這種與眾人協商的好,“萬一有人說到了點子上,就很管用。這也是學習,還能聽聽別人的思路。”

精神——

世界冠軍也是普通一兵

有人替王戀英超乎常人的訓練做過計算:訓練越野跑8萬公里,相當于繞地球赤道兩圈。練高障礙要從兩層樓高的5米繩梯上縱身跳下7000次。練障礙游泳要在水障重重的泳道里游8000公里,相當于橫渡渤海60次……

因此,很多人視王戀英為軍體界楷模,說她創造了軍人的神話。“我們也是女兒、妻子、母親,無非比別人多了身軍裝。”10歲開始練游泳的王戀英12歲就到部隊、14歲入伍,離開父母,從小就長在了軍營里。

而過個一年半載回趟家,父母發現,部隊把這個丫頭教得是越來越獨立。

“你的素質很全面,很適合練現代五項。”16歲時,游泳教練葉瑾對王戀英說過的這句話,使得王戀英順利從游泳改到了現代五項,沒幾年就獲得了女子現代五項的全國冠軍。

“對一個專業運動員來講,就是要達到冠軍這一步,再盡可能久地保持紀錄。”所以當王戀英要放棄現代五項、改練軍事五項時,當時的隊長、教練誰都不同意,甚至隊長幾乎要辭職不干了。

有的人現實一些,就有另外一些人理想一些。

“付出了這么多,到了收獲的時候,你就不要了?”聽不進去苦口婆心,王戀英還是執意要挑戰純軍人項目。真到了不熟悉的領域,就不再是過去的冠軍,一切需要從頭開始。

“競技場上,非贏即輸。但人生就不一樣了,成功和失敗的界限其實并沒有那么分明。”這里吃點虧、那里占點便宜,反而讓王戀英想得更明白,賽場上自古只有“爭第一”這華山一條道;而人生就開闊自由多了,條條大路可通羅馬。

就好比運動員這碗青春飯端不了一輩子,最多到30歲,就該考慮退役了。“退役后的任何選擇,其實也就等于從頭來過嘛。”

在軍體訓練中心大樓里,做著一份普通工作的某個人,可能就曾是馳騁賽場的世界冠軍。

世界冠軍也是普通一兵。看起來不那么壯實的小伙子,可以在你的瞠目中扛著一米多高的鐵皮柜子,從這屋騰挪到那屋。他原來曾是名舉重運動員;而某個抱著一摞報紙身姿敏捷從你經過的小伙子,退役前是體操世界冠軍……

即便如王戀英這樣走上過運動巔峰的全能女兵,剛到新崗位時也曾因說話做事的分寸拿捏得不準,受過一些委屈。“好在我們運動員適應能力強,走到任何崗位,也不會覺得苦。”

如今雖然身居幕后,王戀英還是偶爾會想起賽場上的輝煌和那些青蔥歲月。

1994年巴西軍事五項世界比賽中,王戀英和同組40多個國家的男女運動員一起,正準備進場。不知怎的,巴西隊員唱起了巴西國歌。孤身立在一群外國運動員當中的王戀英一下子被點燃了斗志,就好像要提槍打仗一樣,也一股勁兒地大聲唱起了中國國歌。

她就這么一路唱著國歌,一路走進了賽場。當時站在隔音玻璃外的教練并不知情,看著王戀英張著嘴,還以為她跟別人在交流著什么。

那一場比賽廝殺得異常激烈,王戀英卻發揮得特別好,射擊成績的紀錄到現在還保持著,199環。

軍人運動員,也許比別人尤其懂得這種感受,“當你心里裝著軍隊、裝著國家,在任何時候都覺得強大。”

不久,捍衛八一軍旗之戰,又將再次打響。

版權所有: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 京ICP備08100501號

網站主辦:全國政協辦公廳

技術支持:央視網

湖北麻将怎么打 内蒙古快三开奖 内蒙古时时综合走势图 安徽快三最近500期 新时时五星玩法 最新时时送金 二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 四川快乐12选号最新技巧 1993年香港开奖结果 app澳门永利娱乐官方网站 彩票网黑龙江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