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麻将怎么打

首頁>黨派工作

讓脫貧攻堅發條上得更緊——臺盟中央對口甘肅開展脫貧攻堅民主監督工作綜述

2019-08-21來源:人民政協報
A- A+

■題記:

脫貧攻堅是一場必須打贏打好的硬仗,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是這場“硬仗中的硬仗”。

甘肅省地處我國青藏、黃土和內蒙古三大高原交會處,70%以上都是山地、沙漠和高原,典型的“十年九旱”靠天吃飯,其“兩州一縣”(甘南藏族自治州、臨夏回族自治州和天祝藏族自治縣)被納入國家“三區三州”深度貧困地區扶持范圍。7月14日至18日,臺盟中央脫貧攻堅民主監督調研組踏上甘肅的土地時,這里的脫貧攻堅鏖戰正酣。此時,這片中華文明的重要發祥地尚有39個深度貧困縣、3786個深度貧困村、28.7萬戶、111萬貧困人口沒有脫貧。

開展脫貧攻堅民主監督,是中共中央賦予各民主黨派中央的重要政治任務。自2016年6月起,各民主黨派中央分別對口8個全國脫貧攻堅任務重的中西部省區,開展脫貧攻堅民主監督工作。此次,已是本年度臺盟中央調研組第14次赴甘肅開展脫貧攻堅民主監督工作,其中臺盟中央領導班子成員帶隊6次。從慶陽市到甘南藏族自治州,從天水市到武威市,從臨夏回族自治州到平涼市,每次都是深入田間地頭進行近距離、長時間“田野調查”,每次都以真實反映當地群眾對脫貧攻堅的感受和評價,為“廟堂之上”與“江湖之遠”搭建察實情、說實話直通車為己任,為甘肅群眾脫窮致富盡力、集智。

藏家樂,樂藏家

米黃色的圍墻,錯落有致的院落,迎風飄揚的經幡,不僅道路整潔,每戶牧民家都打掃得干干凈凈……這里是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縣達麥鄉當應道村。7月17日,全國政協副主席、臺盟中央主席蘇輝帶領的一隊調研組冒雨走進了這個牧民村落。

甘南州是全國“三區三州”脫貧攻堅重點片區之一,也是甘肅省脫貧攻堅的主戰場。2018年,全州脫貧2.7萬人,退出貧困村165個,貧困發生率由8.54%下降到3.89%,貧困人口減少到2.16萬人。今年,甘南州將聚焦“兩不愁三保障”,扎實做好脫貧攻堅重點任務拾遺補缺、沖刺清零,以及脫貧退出后的鞏固提升工作,加快做好與鄉村振興戰略的有效銜接。在前往調研點的路上,調研組明確表示,脫貧攻堅民主監督不同于幫扶工作,要通過入戶走訪、實地察看、查閱資料等方式進行監督。

“扎西德勒,嘎蘇秀(藏語:您好,歡迎)!”蘇輝剛踏進扎西家院門,熱情的主人便從屋內迎出來,端著青稞酒,唱著藏語歌……

步入客廳,記者注意到,整棟樓房都是用粗細很均勻的原木建成的,不僅做工精細,而且滿屋子透著米黃色的金光,顯得富麗堂皇。屋子里既鋪著木地板也鋪著地板磚;既有古色古香的大櫥柜也有水晶玻璃吊燈;既有傳統的火炕也有木制的小床。

“老鄉,你們新修的房子很寬敞啊!現在生活怎么樣?還有什么困難嗎?”坐在火炕邊,蘇輝詢問道。

“多虧黨的扶貧政策,我們的居住環境改善了,門口就有水泥路,晚上出門有路燈,家里通了自來水。”扎西樂呵呵地說,“現在村里的旅游產業發展得如火如荼,北京有農家樂,我們這里叫藏家樂。”

“您家開‘藏家樂’收入怎樣?”蘇輝接著又問。

“好著呢,忙活三四個月就能掙六七萬元。旺季的時候,一家人顧不過來,還雇用了村上幾名村民來幫忙,讓村民也掙點錢。”扎西顯得很開心,“明年我準備再擴建幾間客房,留住更多游客。”

在談到開“藏家樂”之前他家的情況,他低頭陷入了沉思:“過去太差了,沒這個條件,到處亂搭亂建,破破爛爛,牛糞羊糞遍地開花,一到下雨天院內院外全是泥,走著走著鞋讓泥粘掉了。為了生活,我們夫妻不得不外出打工,在工地起早貪黑干活。”

作為少數民族聚居區的甘南州,只有農牧民群眾過上小康生活才是真正的小康,因此農牧村是甘南州扶貧攻堅的主戰場。

“甘南脫貧攻堅最大難點和短板是農牧村。”甘南州政協主席徐強坦言,由于甘南地廣人稀,村落分散,脫貧項目以行政村為單位,覆蓋不了絕大多數自然村,因此農牧村存在落后、凋敝的情況。

依傍青山綠水,習慣了逐水草而居的農牧民群眾怎樣才能脫貧致富?甘南州找到了發展生態旅游、推進藏家樂建設這條路,既不破壞環境,又能幫助民眾盡快脫貧致富。

“外地人喜歡住在我們農村,吃我們的糌粑,喝我們的奶茶,來的人特別多。”村民加央表示,隨著“藏家樂”的推進,最近幾年來藏區旅游的游客明顯變多了。“前幾年不太多,這幾年游客越來越多了。”

集旅游觀光、娛樂休閑、特色餐飲住宿為一體的“藏家樂”如今已成為當應道村旅游發展的一張亮麗名片。

“‘旅游+傳統農牧業+綠色農家樂’的脫貧思路,初步實現一產、三產融合發展的良好勢頭。”全國政協常委、臺盟中央副主席吳國華表示,有“旅游潛力”的鄉村以草原等自然景觀和獨特人文文化為依托,民宿農莊、特色美食為突破點,增強自身的“造血功能”,可以實現“輸血”式扶貧向“造血”式扶貧的轉變。

“在全域旅游理念和鄉村振興戰略的引領下,鄉村旅游成為脫貧致富的新途徑。”在臺盟北京市委會主委陳軍看來,當應道村以改善民生為主,村莊發展因地制宜,依托“藏家樂”夯實旅游支撐產業,帶動農牧民精準脫貧。“也正是因地制宜、精準施策的扶貧理念,才使得甘南州的脫貧攻堅戰持續走向深入。”

首都經濟貿易大學都市郊區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安鋼認為,甘南藏區具有發展旅游業的獨特優勢和巨大潛力,而旅游業在扶貧方面具有其他產業不具備的優勢,因此旅游扶貧戰略在甘南具有重要的實踐意義。“對于貧困地區來說,發展必須是一種摒棄過去那種無視環境代價的發展。甘南州旅游扶貧戰略應重視環境保護,與經濟、社會、文化全面發展戰略相結合,與現有的旅游形式和內容相結合,走一條獨具特色的旅游扶貧之路。”

“移出”新生活“點亮”新希望

高原的夏季總是姍姍來遲,雖然已是盛夏時節,空氣中還殘留著寒氣,可在天水市麥積區麥積鎮北灣村村民張小軍的心里,早已是暖意融融。他家的搬遷房很快就能入住了。

北灣村位于麥積鎮北部淺山半干旱區,是全區深度貧困村之一,也是臺盟中央確定的脫貧攻堅民主監督監測村。截至2018年年底,全村尚有35戶154人未脫貧,貧困發生率為20.45%。2018年,北灣村易地扶貧搬遷項目啟動實施,共有搬遷群眾21戶109人,均為建檔立卡貧困戶。這樣的遷移,對于貧困群眾而言,不僅是“換一套房子”,更是一段新生活的開始。

41歲的張小軍家在北灣村四組,一家7口人,3個孩子在上學。由于沒文化,張小軍長期在家務農。雖然家里栽種了幾畝蘋果,但是缺乏管理技術,致使蘋果樹長勢不良,產量低,收入少。

當全國政協常委、臺盟中央副主席楊健帶領一隊調研組走進張小軍家時,這位憨厚的漢子正赤著腳在家整理農具。不大的院子里堆著一些雜物,兩間土木結構的老式住房分隔成臥室和客廳。

“對扶貧搬遷房滿意嗎?打算怎么脫貧致富?幫扶干部多久來一次?”站在院子里,楊健一邊認真核對貧困戶檔案信息,一邊關切地詢問張小軍脫貧措施和成效。這話一問,本來還顯得有點拘謹的張小軍一下子打開了話匣子。

“我的搬遷房非常漂亮,一進門寬敞的房子、干凈的院落。院內有自來水、有衛生廁所,和以前的老房子相比,根本就是兩個世界,我一家老小都非常高興。”張小軍開心地說,“我自籌資金一萬多元,就能住上安全舒適的新房,這都是黨的扶貧政策好。”

扶貧搬遷不僅將生產生活條件惡劣的群眾搬出來,解決居住問題,還要“扶上馬”,解決他們的脫貧問題。

據了解,天水市堅持一手抓搬遷住房建設,一手抓搬遷群眾脫貧,重點發展種養殖特色產業。在市委、市政府的部署下,北灣村成立了富灣種植農民專業合作社,采用“基地+合作社+貧困戶”的發展模式,新建一處花卉種植園種植觀賞型高桿月季花。

“這個項目,我們反復調研過,發展前景比較好。”村主任張建軍表示,種植高桿月季,不僅增加了村集體收入,而且確保貧困戶達到穩定增收,同時還帶動了閑散勞動力務工。“合作社按照‘保底收益+效益分紅’的模式,依6∶3∶1的比例進行量化分紅,純收入的60%分給貧困戶,幫助貧困戶實現脫貧致富。目前已帶動村里15戶貧困戶共60人實現就地務工,實現務工收入10余萬元。”

“產業扶貧是脫貧攻堅的艱中之艱,必須下大力氣、出硬措施,做實產業扶貧這篇大文章。”臺盟陜西省委會主委王二虎表示,在企業、合作社、貧困戶之間,能否建立起科學合理的利益聯結機制,是產業扶貧成功與否的關鍵所在。“要從全局出發進行規劃,配套產業鏈,促進農村一二三產業的有機融合,完善企業和貧困戶之間的利益聯結機制,真正增加貧困戶的脫貧信心,實現產業脫貧的成效。”

扶貧車間有“錢景”

一般人印象里,藥是苦的,藥材也是苦的,但甘肅會寧縣楊崖集鎮的村民們卻不這么認為。正是以黃芪為媒,天津市和平區和甘肅省長征藥業集團共同出資,在楊崖集鎮建設了中藥材加工扶貧車間,讓他們脫離了貧困。

7月16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臺盟中央常務副主席李鉞鋒帶領一隊調研組走進了這里的扶貧車間,了解當地貧困戶增收情況和精準脫貧計劃落實情況。

據了解,楊崖集鎮共有貧困村7個,建檔立卡戶2122戶9748人,已脫貧1664戶7766人,未脫貧458戶1982人,2018年全鎮人均純收入6901元,其中貧困戶人均純收入4862元。2019年計劃脫貧384戶1779人。

走進扶貧車間,調研組發現,雖然名字叫車間,可不都是車間,它包括1800平方米的中藥材初加工車間;4500平方米的中藥材晾曬場;2000平方米的中藥材太陽能干燥房;1800平方米的中藥材精制包裝車間。

雖然已經接近傍晚,但中藥材太陽能干燥房里還是悶熱異常,進來不一會兒,就讓人渾身冒汗。干燥房一頭放的是待檢選的整枝干黃芪,另一頭是正在攤曬的經過切制的黃芪片,10多位工人正在給黃芪檢選分級。他們都來自于楊崖集鎮的貧困村。

“老人家,歲數這么大了還干體力活兒,苦不苦啊?”看到一位老人正滿頭大汗地忙碌著,李鉞鋒蹲下來,關切地詢問著。

“苦啥,甜著哩!”一搭話,老人起身,有問必答,頗是爽快。這位70多歲的老人叫閆儒剛,是楊集村剪西組村民。“種植黃芪,還有到車間務工,我可都是村里第一批呢!”老人告訴李鉞鋒,他家里7口人,兒子常年在外打工,老兩口和兒媳在家務農,還有3個小孫子需要他們照顧,生活過得緊巴巴。自從村上發展中藥材產業以來,經過一家人的盤算,光土地流轉和保底分紅每畝就能拿到980元,而且他們還能夠在加工車間務工,最終決定把家里最好的15畝地流轉給長征藥業集團有限公司種黃芪。“我們揀選藥材,活兒輕松,一天下來能掙不少錢。”

“全鎮中藥材的種植面積已達到1.4萬畝,其中5個深度貧困村種植中藥材4200畝,帶動貧困戶621戶,直接經濟效益達840萬元,僅勞務酬金一項就達336萬元。”楊崖集鎮鎮長袁應軍說,“為延伸中藥材產業鏈條,由政府投資建設扶貧車間,正常使用以后,可吸納200多名貧困戶就近就業,月收入可達到2000多元,按照每年務工6個月計算,每戶貧困戶可增加1.5萬元以上的收入,為貧困戶持續增收、穩定脫貧打下堅實的基礎。”

“建在鄉鎮、村社的扶貧車間能夠有效解決留守群體無法脫離土地的限制。”調研組表示,在不影響務農的同時,到扶貧車間實現就地就近靈活就業,增加了現金收入,做到了務農、務工和照顧家庭三不誤,是最有效、最直接的精準脫貧手段。

“扶貧車間讓群眾在家門口就業,既滿足了貧困戶‘掙錢顧家兩不誤’的需求,又緩解了企業‘招工難、用工貴’的困難,產生了良好的經濟和社會效益。”李鉞鋒指出,龍頭企業要在不斷做大做強企業的同時,充分發揮帶動能力強、輻射區域廣、增收作用大的優勢,創新實踐龍頭企業與貧困戶的幫扶機制,帶動更多貧困人口走出貧困。

扶志扶智,從娃娃抓起

人們愛用家徒四壁來形容貧困,但不少貧困戶家,四壁并不貧困,上邊貼滿了獎狀。

蘇輝帶領的調研組在夏河縣桑科鎮地倉三村貧困戶桑吉杰家,見到的就是這樣一幅場景。

桑科鎮位于夏河縣西面,平均海拔3550米,是該縣三個純牧業鄉鎮之一。桑吉杰家養了幾十只羊,平時他到附近打短工,收入相對穩定。按說生活條件應該不錯,可他們因學致貧,是建檔立卡貧困戶。

走進桑吉杰家的院子,調研組發現屋里屋外收拾得很干凈,堂屋兩側的墻上,貼滿了整整齊齊的獎狀。這些都是他大兒子才桑吉的。

“最榮耀的物件,就應該擺在最顯眼的地方。”看起來很干練的桑吉杰滿臉驕傲地對蘇輝說,“還有幾張呢,墻上貼不下了。”

“雙語從幾年級開始學?”“學校的飯菜可不可口?”……伸手拉過才桑吉和他的弟弟坐在自己身邊,蘇輝親切地詢問兩個孩子的學習情況,并勉勵他們好好讀書,用樂觀的態度對待生活,把握學習機會,不斷提升自己,爭取考上大學,做對國家對社會有用的人。

在打贏脫貧的攻堅戰中,教育被賦予“阻斷貧困代際傳遞”的重要使命。為了從根本上解決貧困的代際傳遞問題,甘南藏族自治州近年來,通過續建補建“兩基”檔案、實行“一票否決制”、宣傳義務教育法和未成年人保護法等法律法規、簽訂目標責任等一系列有效措施,中小學入學率、鞏固率顯著提高。

“在重視物質脫貧的同時,要高度重視精神脫貧問題,要關愛支持貧困地區少年兒童的健康成長。”臺盟上海市委會主委李碧影表示,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教育扶貧能讓貧困地區的孩子掌握知識、改變命運、造福家庭,是最有效、最直接的精準扶貧。“相對于經濟扶貧、政策扶貧、項目扶貧等,教育扶貧直指導致貧窮落后的根源,牽住了貧困地區脫貧致富的‘牛鼻子’。”

在甘肅,農村學生多、西部生源多、少數民族學生多、家庭經濟困難學生多是各級各類學校的真實寫照。在這種情況下,既要開展教育精準扶貧,也要重視孩子的培養,投入較多的精力和資源給他們,豐富課外知識,拓寬他們的視野。

“孩子們,希望你們可以看好書,多看書,做一個有高尚道德、有遠大理想、有優秀品質的人……”7月15日中午,天水一中的幾位學生代表收到了一份珍貴的禮物———楊健捐贈郵品書籍儀式正在舉行。

據了解,此次捐贈的郵品是楊健幾十年來收藏的一部分,書籍則是他和夫人郝一舒所著的《郵票上的英國文學》《郵票上的童話詩人安徒生》和《郵票上的兒童詩歌》等系列叢書。

“這幾本書中既有近千張郵票圖片,還有與之相關的故事。孩子們可以從中體會每張郵票所講述的故事,還可以通過每一張郵票來體會故事中所描繪的美麗風景。”楊健表示,以集郵育人,把集郵與課程巧妙融合,一方面可以積極弘揚集郵文化,另一方面還能夠讓學生通過集郵獲取更多豐富的知識,促進學生素質全面發展。

“貧困地區的學生缺乏基本的課外讀物,知識積累不足,導致進入大學的邊遠地區學生通常存在視野不夠開闊、思維不夠活躍等問題。所以,培養學生良好的閱讀習慣非常重要。”調研組表示,“今后將會繼續關心貧困地區兒童的教育問題,發揮自身優勢,通過教育扶貧,為全面完成甘肅扶貧攻堅任務做出自己的努力。”

“很受感動,很受鼓舞,也很有信心。”調研組高度評價了甘肅省脫貧攻堅的相關工作和積極進展,希望繼續圍繞“兩不愁三保障”盡銳出戰,補齊短板,嚴把貧困退出關,確保脫貧攻堅任務如期完成。調研組將認真梳理,力爭拿出高質量的監督報告,幫助甘肅全面打贏脫貧攻堅戰,切實做到脫真貧、真脫貧。

這是行動,更是承諾!

版權所有: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 京ICP備08100501號

網站主辦:全國政協辦公廳

技術支持:央視網

湖北麻将怎么打 天津十一选五前三组遗漏 11选5无死角每期必中 888棋牌游戏中心 新疆11选5推荐技巧 北京赛车pk10免费软件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广东十一选五最多遗漏 天津11选5前三直遗漏数据 开心棋牌支付宝提现版